最新产品
媒体评红会去行政化困难:万余员工恋公务员身份
发布时间:2019-11-11

[ 當下紅會改革[可以 的英 文:can]預期的一個現實路徑是,在不觸及行政和人事改革的前提下,對[所有 的英 文:all]社會捐贈收支進行公開透明的披露和[接受 的英 文:accepted]社會監督 ]

“有級別,有編製,有經費。”[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紅十字會的“舉國體製”,本應是其[最大 的拚音:zuì dà]的救助優勢,但現在越來越成一個障礙。

這一點,剛剛給紅會捐了100萬元的[珠海 的拚音:Zhuha]遠光軟件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利浩最有[感 的拚音:gǎn]觸。一[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他詫異於紅會對微博上[收到 的拚音:shōu dào]的幾十萬個“滾”字無動於衷,於是試圖通過捐款的[機會 的拚音:jī hui]向紅會高層提出[建議 的拚音:jiàn yì]

但讓他傷心的是,這一舉動被網友誤認為是“托兒”,100萬元的[愛 的英 文:love]心,換來一片罵聲。更讓他傷心的是,“出席捐款儀式時很熱情,但儀式[結束 的拚音:jié shù]就沒有人理了”。

[因此 的英 文:therefore],陳利浩對《第一財經日報》的[記者 的拚音:jì zhě]說,紅會若要重生,“去行政化”是[唯一 的拚音:wéi yī]出路,回歸社會組織的本質。

但陳利浩隻看到了[問題 的英 文:foul-ups]的一麵■沙巴体育官网工程造价■。他低估了紅會1萬多員工對公務員身份的“迷戀”。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紅會社監委委員對本報記者表示,一旦進行人事製[度 的拚音: dù]改革,[這些 的拚音:zhè xie]人員麵臨工資、社保和級別“三損失”,改革的阻力相當大〖沙巴体育官网集团网址〗。

不在平等[地位 的拚音:dì wèi]上的慈善

在4月21日的捐贈儀式上,紅會會長華建敏聽到陳利浩說的微博“考察”事件之後非常吃驚,並要求紅會立即糾正。陳利浩說,華建敏的態度是正麵積極的,但同時也[表現 的英 文:performance]出紅會對外界反應的遲鈍。

當天捐款儀式實際上隻有兩個捐款人,如果不是陳利浩主動找上門,就隻有泰康人壽一家。

“出席捐款儀式時很熱情,儀式結束就沒有人理了。”陳利浩說,他當時是頂著[很大 的拚音:的JJ]的壓力去給紅會捐款的,如果換作民間基金會,在其最困難的[時候 的拚音:shí hou]捐出100萬,一定會有人送行感謝。

這還不是陳利浩最在乎的[事情 的英 文:affair],作為捐款人,他最關注捐款資金的使用[流程 的拚音:liú chéng]。紅會接受100萬捐款之後,[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人員稱會發給陳利浩捐贈意向書,但之後就沒有下文了。後來還是經過陳利浩催促,才寄[來了 的拚音:lai l]收據和捐贈意向書。

基於這次經曆,當聽到100多位[藝術 的英 文:art]家8470萬捐款被更改用途的消息,陳利浩一點都不吃驚,他認為,操作流程上的種種問題根源還在於行政化的體製——受捐者和捐款人不在一個平等的地位上,紅會很難真正去尊重每一個捐款人。

“紅會給我的[感覺 的拚音:gǎn jué]就是高高在上,捐款儀式上在座的[都是 的拚音:doushi]廳局長,而我不過是一介平民,他們不會像[其他 的英 文:other]公益組織一樣把捐款人當做衣食[父母 的拚音:fù mǔ]。”陳利浩說。

行政背景導致難以公開透明

陳利浩指出了紅會改革真正的深水區——去行政化,這項改革觸及超過一萬名紅會參公[管理 的英 文:managing]人員的根本利益。即使是紅會內部的改革派,也對“去行政化”諱莫如深。

備受詬病的中國紅十字會的行政化體現為“有級別,有編製,有經費”,紅會是參公管理單位,工作人員有參公編製,由財政撥款供給。

中國紅十字會總會擁有副部級行政級別,列為中央財政一級[預算 的拚音:yù suàn]單位。除了中國紅十字總會是副部級社會組織外,各省、市、縣、鄉鎮的紅十字會,均納入行政或事業編製,接受全額財政撥款。[負責 的拚音:fù zé]人由同級政府任命,在編工作人員享受公務員待遇。

中國紅十字會官網顯示,截至2011年底,中國紅十字會有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紅十字會、334個地(市)級紅十字會、2848個縣級紅十字會和新疆生產[建設 的拚音:jiàn shè]兵團紅十字會、[鐵路 的英 文:railroad]係統紅十字會、[香港 的英 文: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紅十字會、澳門特別行政區紅十字會。

從人事製度、層級設置到工作機製,紅會和政府的行政體製機製都是一致的。它的領導層行政級別[全部 的拚音:quán bù]和政府一樣,如副部級、副局級、副處級等,紅會的官員與其他政府部門之間可以進行平調。同時,紅會的工作機製和政府部門一樣,比如上級發文件,下級要執行上級的[命令 的拚音:mìng lìng]等等。紅會在編人員的工資由各級財政負責。

中國紅十字總會常務副會長趙白鴿曾經向外公布紅會的資金來源,一是來自政府的資金,分為政府撥款和彩[票 的英 文:ticket]公益金,政府撥款用於人員工資、機構的運作以及項目經費;二是國際組織和國際[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的捐款;三是社會[公眾 的拚音:gōng zhòng]

雖然從2011年起紅會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機,但政府給予紅會的財政撥款卻呈現較快的增長,這表明了各級政府對紅會係統的[支持 的英 文:support]

“誰給錢,誰在這個體製中就會有比較大話語權。”上述社監會委員說,在其他有政府背景的公益類社團、基金會的資金[幾乎 的拚音:jī hū]全部來自捐款的情況下,紅會來自政府的資金雖然不是多數但依然占有相當比例。這也是紅會的行政思維和行政做法比其他公益組織更深的原因之一。

行政化的“魅力”

參公管理是籠罩在這1萬多名紅十字工作人員頭上的“光環”,紅十字係統從高層到基層都留戀這個身份。為了這個身份以及所帶來的穩定感,他們可以接受低於市場[價格 的英 文:Prices]的工資水平。

社監委新聞發言人王永表示,剛[畢業 的拚音:bì yè]到紅會的大[學生 的英 文:students]每月拿到手的工資隻有2100元,工作了近十年的還不到3000元。

一位紅會的部長級(相當於政府序列的司局長)工作人員對本報表示,他的工齡超過30年,現在每月工資也不過6000元。

在北京紅十字係統下屬媒體工作的王小姐,與丈夫兩地分居多年,很多朋友勸她去上海的市場化媒體就職以盡快夫妻團聚,她都不願意。直到在上海的紅十字係統的另一家媒體找到一個事業編製她才肯[離開 的英 文:absence]北京。

根據中編辦2001年下發的編製方案,紅十字會總會機關人員編製為60名,其中行政編製45名,財政補貼事業編製15名。目前這個編製[已經 的拚音:yǐ jing]擴大到80名。此外,機關[服務 的拚音:fú wù][中心 的拚音:zhōng xīn]、報刊社等中國紅十字會總會直屬事業單位為自收自支的事業編製。

據本報了解,紅會係統的人員身份分為在編人員和聘用人員,具體又可以分為四種,一是行政編製,二是全額撥款的事業編製,三是自收自支的事業編製,四是不列入編製的聘用人員。前兩者參照公務員管理由財政負責工資,後兩者工資則由紅會自籌資金[解決 的拚音:jiě jué]

以北京的紅十字會為例,北京紅十字會2012年部門預算報告顯示,行政編製35人,實際34人;事業編製44人,實際43人;長期聘用人員(臨時工)16人。

紅會的聘任人員[大部分 的拚音:dà bù fen]從事項目工作。趙白鴿曾表示,聘任人員占到紅會項目人員的一半左右。

自我改革能否持續?

陳利浩表示,紅會的工作內容與其他NGO並沒有根本不同,但公務員的身份使他們沒有危機感、壓力、責任以及競爭意識,這種行政化的背景也導致它很難建立公開透明規範等的製度[體係 的拚音:tǐ xì]

“如果紅會工作人員的工資和社會保障水平[由於 的英 文:Meanwhile]改革而下降,[而且 的拚音:ér qiě]還要取消級別這個無形資產,他們是[無法 的英 文:to be]接受的。有幾千萬企業下崗職工的前車之鑒,他們對於自我改革抱有極大的疑慮。”上述委員說。

另一位社監會委員對本報記者表示,紅會[一些 的拚音:yī xiē]工作人員和他溝通時甚至會哭,工資少,壓力大,還要挨罵。“紅會[人才 的拚音:rén cái]流失也挺嚴重的,如果要取消參公,形勢就會更不樂觀。”

中國紅十字會去年初由國家發改委提出作為國務院係統唯一的社會組織綜合改革試點機構,去年7月10日,國務院印發了《關於促進紅十字事業發展的[意見 的英 文:remark]》。意見中對改革的提法是“著力推進紅十字事業改革創新”,“理順政府與紅十字會的關係”,並不是直接的“去行政化”。

紅會改革的艱難在於體製,而這個體製並非紅會一家所有。中國有多達800多萬個不用登記注冊的社會組織與紅會的體製相同,其中[包括 的英 文:included]人民團體、國務院機構編製管理機關核定並經國務院批準免於登記的團體以及機關、企事業單位內部的活動團體和公益類的事業單位等等。

上述社監委委員說,中國事業單位改革喊了十幾年也沒多大進展,政府也沒有出台化解相關利益問題的配套文件。在這種情況下,指望紅會改革單兵突進並不現實。

據本報記者了解,紅會工作人員確實經常與其他有政府背景的社團和基金會“攀比”,甚至認為,在社會上最近刮起的這場“討紅”風暴中,紅會是真正的弱勢群體。

當下紅會改革可以預期的一個現實路徑是,在不觸及行政和人事改革的前提下,對社會捐贈收支進行公開透明的披露和接受社會監督。

上述社監委委員表示,雖然在現有行政體製下真正做到透明公開和高效有難度,不過,隻要紅會將壓力變成動力,還是有[可能 的英 文:would]做得到,也有可能得到公眾的理解和支持。

但陳利浩對這種妥協的改革並不樂觀,“體製不變革,公開透明的改善往往隻是暫時和表麵的。”陳利浩說。(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上一篇:北京海淀北部4000余套公租房开建 下一篇:江西鄱阳逾60座水库出现险情 当地民众正转移


新闻

Copyright 2010 MayAir    All Rights Reserved.

沙巴体育官网    沙巴体育官网

沙巴体育官网   沙巴体育官网




网站地图